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巴南文艺》—博客

投稿信箱:bnwy2004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巴南文艺》创办于2004年年底,系内部资料,季刊,由中共重庆市巴南区委宣传部主管,重庆市巴南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(文联)主办。每期64页,另有彩色版12页码,刊登美术、书法、摄影等视觉艺术作品。 欢迎一切形式的文艺作品。尤其欢迎短小精悍之作。稿件请注明详细通讯方式,(单位、地址、邮政编码、电话、手机号、电子邮箱、QQ号),以便联系。采用后即寄样刊。 投稿邮箱:bnwy2004@163.com(文学类), 1013004787@qq.com(艺术类)

网易考拉推荐

雾中窥泰山  

2010-09-14 10:00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雾中窥泰山

李奇生

 

雾中窥泰山 - 《巴南文艺》 - 《巴南文艺》—博客

 

我向往无边的大海,向往辽阔的草原。但如果我只有一次旅游的机会,那肯定只选择登泰山。

    我心领过《雨中登泰山》的乐趣,也神会过《登泰山记》中泰山日出的盛况。但百闻不如一见,总盼望着能亲眼目睹为快。

机会终于来了,一次去大连,千方百计也要绕道泰安。为了赶上看日出,决定星夜登山。于是我们一行两人晚上9点从泰安出发,从孔子登临处爬山。一路游人如织,好不热闹。在泰安市区灯光的辉映下,仰望泰山,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出宏伟的雄姿,早听说泰山少树,可是一路行来,两旁黑魆魆的古柏把宽阔的石板路上空遮得严严实实,若不是这一路如潮的登山游人,还真有些阴森怕人。时值五月,我们走走停停,可眼睛一直在忙碌,总希望能窥清泰山的角角落落,夜色掩映,朦朦胧胧,反而增添了泰山的神秘色彩。上山的路,没有路灯,只有沿途服务点才有,很多游客自备手电筒。到了中天门,有人指着左上方兴奋地喊:那就是南天门!我仰头寻去,只见星星点点的手电筒光,蜿蜒盘旋到山顶。山顶一盏明灯,远远望去就像挂在云端的月亮。从中天门到南天门,还是走走停停,由于已经走了整整四个小时,我们时不时倒在路边的石板上,拉长了身体,仰望没有星星的夜空。因为知道自己是躺在泰山脚下,没有星星的夜空一样美丽迷人。中天门之上,隐约感觉参天古柏少了,其它树种也稀稀拉拉,但也不失粗大。有时候站在高处,俯视走过的山路,泰山依然朦胧,管他的呢,明天下山再看个清清楚楚吧!于是不再刻意留心身边的山水草木。一鼓作气上了南天门。

南天门的风真大,“高处不胜寒”这话一点不假。刚上南天门,就是阵阵寒风袭来,带着薄薄的雾气,完全可以用肉眼看到一大股一大股的从头顶快速刮过。进了南天门,几乎每处角落都有游人,院子里外天街上下也都密密麻麻站满了游客。因为才凌晨2点,离日出还早,于是我们裹紧棉大衣肆意逛去,沿着天街向前,不知东南西北的只顾向前,因为风大雾大,天街以上游客少了许多,当我们接近日观亭的时候,雾浓了起来,风也更大,使人顿时感到到前面就是末路。终于阴差阳错摸到了日观亭,已经有数十位游客等在那里了,议论着要占据有利地势。此时已是凌晨三点,寒冷和疲倦,感觉时间真是漫长。离日出还有一个多小时,风依然刮得呜呜作响。

苦苦等到四点半,东方已经微微亮了起来。不知什么时候,成千上百的游客都聚到了这里,周围的灌木丛,劈劈啪啪滴落着露珠。五点左右,天已大亮,可是东方的天空并没有泛起鱼肚白,只见云雾越来越浓,从东方的山涧里升腾扩散。最后完全遮蔽了天空和远山,继而又遮蔽了近处的灌木和山石。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浓雾,浓得化解不开。我们怀着侥幸,期待过一阵子雾会散去,直到七点,游客们陆续失望的散去。可我还满怀希望,雾散去即使不能领略日出的奇观,但至少可以看看泰山的全貌。带着这种期待,我们就从日观亭东边的小路下山,绕了一大圈,从瞻鲁台的方向上山,一路什么都看不见,一阵阵寒风,从悬崖下的山涧横冲直撞上来,带着浓雾,夹着树上的水滴,肆无忌惮向我们劈头盖脸扑来。稍有不慎,就可能被风卷起,我和同伴手拉着手,扎着马步前行,周围的游人基本没有了,要不是我们内心明白这是泰山,一定会有世界末日的感觉。本想在瞻鲁台留张影,但雾浓得什么也照不下来,我甚至怀疑在下雨,只不过在浓雾和狂风的掩护下,看不见雨的踪迹,要不,怎么会头发衣服全湿透了?我们没有放弃雾散的希望,就绕着山顶转来转去,玉皇顶都上了好几遍。有一次在玉皇顶的台阶上差点被风刮倒。可惜,我现在对玉皇顶的概貌都没有。直到上午10点,我们连问了好几个泰山的管理人员:估计这雾什么时候才能散去?都回答说:今天的雾是湿雾,不好说,或许一天都不会散,要是干雾,早就散去了。

我们只有依依不舍的决定下山。我们下山走得很慢很慢,我们决定,一旦雾散,马上返回,本想回来的路上好好感受什么紧十八盘慢十八盘,还有升仙坊什么的,结果依然什么都看不见,下午一点,我们磨蹭到了中天门,中天门的雾淡了一点,但也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山下的轮廓,山上依然白茫茫的一片。下午两点,在中天门坐车回到了泰安,因为还要去曲阜,第二天的返程机票已经定好。不能再为这没有希望的希望耗费时间了。

上山在漆黑的夜晚,下山在浓浓的雾中,不说泰山的全貌,就是泰山一斑也没窥个明白。沿途的景点更是没有涉足,连一张清晰的照片都没留下。要是在晴天,不但能享受日出的奇观,还能脚踏玉皇顶,以己为极峰,感受众山拜倒在自己脚下,天下都为之而变小的豪迈情怀。要是雨天,走在泰山的脚下,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,震慑于淙淙的瀑流,敬畏于无尘如洗的巍峨泰山,你会谨慎于自己的脆弱和渺小。可是,我却是浓雾里登山,除了遗憾而失落,什么都没感受得到,

    可是转念一想:山登绝顶,天下尽收眼底,也会让人产生天下唯我独尊的傲慢之情;身处雨中的山涧呢?在雄伟的大山衬托下,会顿感自身的渺小而生自卑之心。突然,我有所醒悟:泰山是不是想告诉我一个做人的道理呢:不能妄自尊大,更不能妄自菲薄。

     (401321,巴县中学,13883522282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